2020新世界的船票

--歌曲

我是旧世界的残党,新世界没有能载我的船

——海贼王481集

十年前的小学三年级,那时常有写日记的作业,学校发的日记本是泛黄的绿格子本,一页约莫只有百来个格子,最顶头是填日期的地方,我仍记得我歪歪扭扭地在年份的空里写下2010,却又感觉不甚熟悉。

一晃眼,已经十年了

初二的时候吧,在寝室里,蛋蛋问我以后会去读什么专业,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,我脱口而出的就是软件工程。原因也很奇怪,那几天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个人在澳洲读软件工程硕士的文章,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专业很酷,而且可以玩我平时很少能触及的电脑。没想到四年之后,阴差阳错还真的来到了这个专业,本是一心想学的计算机,结果报的全没上,也算是一种缘分吧。

不知道是长大了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,这十年的记忆要比前十年的要清晰的多。我会永远地记得在楼道里上下奔走寻找我妈的教室的那段记忆,虽然这几年已经模糊了不少,但那种晕眩感和盲目无从的感觉,从未离开我那段记忆。

重复轮播不停的十年

两年小学,三年初中,三年高中,还有两年的大学,应该是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在读书的十年了,你往回翻阅时,在每一年都能找到惊喜,失望,苦痛,欢愉,但是,这一年年的,又是何其的相似,无外乎上课,吃饭,寝室,所谓情绪,不过是这三点奔波间的插曲,我更像是无情的规则执行机器,按部就班地走着既定的线路。

每段学习的日子都会碰上几个难以忘怀的人,有的现在还有联系,有的热络了一段时间便沉寂下去,有的从冷落的通讯录中突然炸出,很快又冷却回去。

我真像个小孩,特别是在不承认这句话的时候,比如现在。

怀疑的,自责的,但从不悔过的十年

相信自己是病态的和坚定自己是正常人一样,无可苛责。到了今天,写到这里的时候,才真正的感觉到,这些年留下的到底是什么:

人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得不到任何教训

——黑格尔

本来只想写2019年发生的事情,刚写完开头,就发现已经偏得离谱,索性就直接往下写了。

说说今年吧

大学的第一个暑假

没有学完车

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。

去了一趟并不那么痛快的苏州

第一次这么急着离开家来到学校,在外面呆了差不多半年,甚至直到现在也没有特别想回去的感觉,除了午夜饿肚子的时候,还有早上对着韵酒硬如纸板的手抓饼难以下咽时,会难以遏制地想起乐清的糯米饭,年糕,炒粉。

种了一年的树,很多时候都难以相信自己可以这么长时间不碰手机,不过大多时候不是在玩平板就是跟软件拼手速,甚至还有睡觉种树的诡异操作。不过我相信,今年的华科树王肯定还是我!!

买的东西越来越昂贵,很多时候都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,不过好的产品,确实可以有效提升效率。今年最满意的应该是上个月刚买的AirPods Pro,无他,省事。第二位就是过年的时候的iPad2018,虽然很多次都想要换成Air3或者Pro2018,不过着实承受不起了。

最让我受益匪浅的一件事情,是七月末,开始折腾以前认为繁琐不堪的服务器,自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如果没有那段时间的闲着蛋疼,应该后来就不会去参加前端项目,应该也就不会这么忙...Anyway,我认为这是有益的。

年初立的Flag不知道被我丢哪里去了,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到。反正暑假立下的什么学车,看书,看电影统统没有完成。这件事情告诉我们,不要乱搞什么Flag...

最后说说今天吧

anyway,我想做的想说的基本都说了做了,今年也算是不留遗憾了。

大伙儿都过得开心点,明年一定是个好年

一定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