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February

闰年的二月也没有比普通年份的二月更加特别

在家里的生活平淡的像一盆水,翻不出什么花样。每天早上起来:八点了,那就再睡半个钟头,才七点?那就玩会儿手机,然后跑到电脑前上神经兮兮的网课。

网课很好的证明了大学里上不上课基本上是没什么区别的,除非你真的在听课?你不会真的有听课吧?

25号的时候村里终于开放了出去的权限,只有血统纯正的村里人,才能进出无阻,甚至还能在路边打到滴滴。

那天碰见的滴滴司机是个外省人,老婆孩子都回去了,疫情爆发,自己没来得及回家,导致现在一个人待在异乡,连吃了半个月的面,最后两天甚至连菜叶都没有,迫不得已去拿隔壁阿婆的菜。

无心评价对错。

村里不给外村人发配菜,外村人家里弹尽粮绝,隔壁阿婆蔬菜满园。

怎么个选法也不必多说吧。反正我家还有火锅吃。

前几天还看到站在KFC门口点外卖的段子,愣是让外卖小哥站着血赚配送费,没想到自己到了KFC门口时,也活成了段子...

日子也没啥过头,天天歌舞升平,看片吃肉

这一个月看的电影,怕是比我前几年加起来看的都多。在家里把公立里祖传的投影仪架起来,投在家里那面潮的不行的破墙上,看着还挺舒服哈哈哈。

你永远不知道墙上会出现什么东西

恐怖直播